談談我所知道的楊派太極拳    作者:劉習文

 

最近有人撰文談楊派太極拳各派系繁衍情況,感觸良深。筆者生於邯鄲,長於北京,1958 年,十五歲師從楊門四世弟子張虎臣先生,學習太極拳。願將所習練、知道的楊派太極拳情況道出,以饗讀者。

吾師張虎臣先生,生於1898 年,京東通州人,解放前任河北省通州市(今北京通州區)國術館長,畢生從事武術事業。先生傳教的太極拳,始學於許禹生,繼學於楊少侯,民國十三年(1924 年),又在北京致美樓磕頭拜師,從學於少侯三弟楊澄甫。民國十六年(1927 年),澄甫師應陳微明邀,南下上海。所以先生言:他從楊澄甫學藝,拳技又多得自許禹生和楊少侯。

楊派太極拳的三趟架套路

吾師張虎臣先生傳教的太極拳套路有三趟: 笫一趟為太極拳養生架,門內稱太極正路(以下稱正路); 笫二趟為太極拳功力架,門內稱太極家手(以下稱家手);笫三趟為太極拳技擊架,門內稱太極小式(以下稱小式)。三趟拳架套路的定式名稱、姿態、順序為攬雀尾、單鞭、提手 . . . . . . 等同於楊式太極拳傳統套路, 但式與式連結過程中的變化、勁道、速度及要求,卻大不相同。吾師言:三趟拳架中,家手是楊派太極拳的基礎架,正路是家手的簡化架,小式是家手的應用架。三趟拳架套路的來由及大概情況,據吾師所述,回憶如下:

武術,特別是太極拳的普及與發展,許禹生功不可沒。許精通多門拳技,身兼幾家之長,太極拳師從楊門二代嫡傳楊健侯,八卦掌得自董海川高足劉鳳春,武術界中輩份較高;任職教育部主事,文化程度、社會地位不菲。許的資歷及為人謙遜包容、豁達大度,使其在武林門戶紛爭的亂世,具有相當高的威信和號召力,能對武術,特別對太極拳的推廣,大有作為。

自1912 right here 年起,許禹生相繼發起創辦北平體育研究社、北平體育講習所、北平行健會,著述《太極拳勢圖解》,並主編《體育》季刊。身為北平國術館長的許禹生,理論與實踐並重、青少年培養與民眾教育同行: 體育研究社邀武林名流演示、切磋技藝,研究武術理論和拳史; 體育講習所用於各級學校武術師資的培訓;行健會面向社會各界教授武術;《體育》季刊進行輿論宣傳。是時,兆熊(字夢祥、號少侯)、兆清(字澄甫)楊氏昆仲應許聘,同在體育講習所、行健會任教,但所授太極拳的形式、內容、方法及效果,全然不同。少侯得技於二伯父班侯,性情亦酷似班侯,年過半百,人老性情更加乖僻剛烈,不善交際,所教家傳太極拳難度極大,推手又哼哈作聲,搭手即打即放,學者如墜霧中不知所措,雖喜其技卻生敬畏之心,多不敢問津,這可能是少侯技缺少傳人的主要原因。澄甫恰剛過而立之年,性情卻如其父健侯,溫和謙恭,善於通達權變,他接受長兄教訓,在教學中,不像少侯那樣不問對象青紅皂白,一味地 " 我學什麼便教什麼,我怎麼學的便怎麼教",而是將家傳太極拳的高難動作,或捨去或簡化,進行改造,以適應社會各階層、各年齡段、各種身體狀況的學者。由於方法得當,故人人願意學,樂意學。據我師言,當年楊澄甫在行健會教拳舊址,今北京中山公園和平牌坊處教時,學者雲集,幾乎成為一道時髦、亮麗的風景。這是澄甫師記名弟子極多,澄甫拳架廣泛流行的原因所在。

因為太極拳界頂尖級人物,少侯是技擊家、實戰家,澄甫應再冠於教育家、改革家的稱謂。對家傳太極拳的改革,貫穿於楊澄甫的一生,將太極拳技藝融入現代社會的體育運動,順應時代潮流,是其過人之處,從而奠定了他在武術界、太極拳界的地位,後人對此予以極高評價。楊澄甫生前留下兩套姿態有差異的拳照:年輕時拳照刊於陳微明所著《太極拳術》;晚年拳照刊於自著,實為其弟子董英傑、鄭曼青執筆的《太極拳使用法》、《太極拳體用全書》。兩套拳架的神韻同樣光彩照人,姿態差異恰恰反映了楊式家傳太極拳由繁到簡、由難到易,由少數人才能掌握到人人都可練習,由注重技擊到適應時代要求的變革。傅仲文在上海,崔毅士在北京中山公園楊澄甫教拳舊址,傳教的太極拳取楊澄甫晚年的拳照,今人稱之為楊式大架;陳微明在上海致柔拳社,吾師在北京通州,傳教的太極拳取楊澄甫年輕時的拳照(即吾師門的正路),今人稱之為楊式老架。雖拳姿略有差異,但動作名稱、順序完全一致,同為現今社會廣為流傳的楊式太極拳傳統套路。

楊澄甫生前只留下一趟太極拳套路,這趟套路不是楊氏的家傳太極拳,而是楊澄甫對家傳太極拳的改造架,或稱簡化架、養生架。楊氏家傳的太極拳套路哪裡去了?楊澄甫沒傳下來,只能去找楊少侯。少侯技缺少傳人,不是沒有傳人,據資料記載,少侯弟子有田兆麟、尤志學、馬潤之、烏拉布、東潤芳等人(見吳圖南《國術概論》),但吾師言,得少侯技最多者當仍屬許禹生。陳微明在《太極拳術》中,談及太極拳源流時也說, Right here" 許禹生亦從少侯學。" 身為楊健侯弟子,輩份上與少侯、澄甫是平列的,發現少侯有非常技藝,也要執弟子禮去討教,千方百計學到手,這就是名高、位高、技高,仍能虛懷若谷,不斷進取的許禹生的大家風範。

吾師張虎臣先生傳教的笫二趟太極拳──家手,得自許禹生,矯正於楊少侯。

家手是楊氏太極拳的基礎架。大凡學過楊式傳統套路的練家,會覺得國家的簡化太極拳套路,如二十四式、四十八式等,過於簡單,甚至不用學,一看便會;同樣,凡學過家手的練家,也會有楊式傳統套路過於簡單,甚至不用學,一看便會的感覺。如同漢字繁體衍變為簡體一樣,家手的攬雀尾,棚手去掉"三環",捋手去掉"套月",即是傳統套路的攬雀尾;家手的提手,去掉"左顧右盼",只取"中定",即是傳統套路的提手;家手的倒攆猴,去掉"採挒肘靠"變手,即是傳統套路的倒攆猴;家手的左右分腳,去掉"掛樹",即是傳統套路的左右分腳。如此類推,將家手與傳統套路,式式對照,楊澄甫對家傳太極拳的改造、簡化痕跡,處處可見。因此,吾師言:傳統套路是家手的簡化架、養生架,家手是楊氏太極拳的基礎架。

家手又是楊氏太極拳的功力架。當今社會,多數人、多數媒體認為太極拳是老弱病殘人的專利。這是誤解、誤導。武術界有"太極腰"之說,意為太極拳較其他拳種,更注重腰腿部訓練,並形成了獨具特色的腰腿部練習方法;民間也有"人未老,腰腿先老"的說辭。中醫認為:"腰為腎之府,筋為肝之府;腎藏精、主骨,為男子先天;肝藏血、主筋,為女子先天;肝腎同源於命門。"故練腰腿、強腰腿,有固肝腎、健筋骨,頤養先天,延緩衰老的作用。從這種角度出發,太極拳較其他拳種,更適宜體弱之人祛病、健體、益壽。但太極拳必竟是武術、是功夫。即使是楊式太極拳傳統套路,按照楊澄甫的"十要","邁步如貓行,運勁如抽絲", 認真地練一趟,運動量也是相當可觀的。因此,太極拳絕不是老弱病殘的專利,問題的關鍵在於是個什麼樣的練法。這便是楊式太極拳傳統套路的廣泛適應性。家手則不然,師門要求:走一趟正路需25 分-30 分鐘,走一趟家手則需50 分-60 分鐘時間。拳路之長,體力、特別是腰腿部承受力的消耗之大,即使是練太極拳有年的練家,也有力不從心之感。因此,家手不能成為太極拳的普及套路,而是為有志於太極拳深造的門內學子,所設的太極拳功力架。

家手行架綿柔,勁道深沉厚重,氣勢磅礡。特點是圈多。定式和傳統套路相同的攬雀尾、單鞭、提手等等各式,式與式連結過程中的變手處處是圈:腰圈、腿圈、肩圈、手圈,大小圈、上下圈、斜正圈、橫豎圈,圈圈相連相繞、相生相扣,各種圈組成的"太極球"折疊旋轉、螺旋起伏,使人眼花繚亂,吾師言:此即是班侯、少侯傳教的,由陳式太極拳纏絲勁、螺旋力發展而來的"亂環術"。近世有人撰文言,"陳式太極拳有纏絲勁,螺旋力,其他派系太極拳沒有。"我認為這種說法不合乎情理。楊氏太極拳脫變於陳式太極拳,必然會留下陳式太極拳的軌跡、印記。試想,楊露禪三下陳家溝,學藝十數載,作為陳長興的得意門生,怎可能漏學、不學陳式太極拳的纏絲勁、螺旋力,怎可能不將其技傳給嫡親子孫。也有人撰文言,"太極拳除 '十三勢 套路外,尚有太極長拳,為門內少數弟子習練,門外鮮有傳教,如楊氏太極拳家陳微明、李雅軒、崔毅士等,皆會太極長拳。"我認為這種說辭似乎不妥。"十三勢"太極拳,早期亦名長拳,為了區別於少林長拳,才將"長拳"二字捨掉,只取"八門五步"之十三勢。同為楊澄甫弟子,陳微明等老師的太極長拳套路及練法各不相同,說明他們的師承不一,這無法解釋。再推敲陳微明等老師的太極長拳動作名稱,即可得知,均為他們將平生所學融入楊澄甫傳教的太極拳中所為,而不像家手出自楊氏家傳。

吾師張虎臣先生傳教的笫三趟太極拳──小式,得自許禹生,矯正於楊少侯。小式是家手的應用架,是楊派太極拳的技擊架。

節奏明快、輕巧緊湊、發勁剛脆、姿態優美的小式,套路各式的名稱、姿勢、順序及練法,基本上等同於家手,不同之處在於進步必跟、退步必撤、開合相生、進退影隨,類似孫式太極拳的獨特步法;在於定式時,時斷時續的震足坐腕、肩臂彈抖,以及發勁時不由自主的哼哈聲響。50 ──60 分鐘一趟家手套路,小式練法僅需5 ──10 分鐘,是一趟難度極大以快為主,又快慢相間、剛柔相濟的太極快拳。小式行架,時而行雲流水,時而狂飈驟雨,輕巧如捕鼠之貓,迅捷如離弦之箭,吾師言,此即是班侯、少侯,審時度勢"動急急應,動緩緩隨",所謂的"喜則假喜,怒則真怒,一動而諸侯懼。"因此,小式是一趟實用性很強的楊派太極拳應用架、技擊架。

以上是吾師傳教的三趟太極拳的來由及大概情況。

正路、家手、小式,如同小學、初中、高中,是三層自下而上的階梯,學者必須循序漸進。正路練得越好,家手、小式學起來越容易。如撇開正路,專學家手、小式,會犯當年少侯教學時的錯誤;如不學正路、家手,單學小式,則為空中樓閣,無法攀緣。反過來,家手、小式練習有年後,再重溫演練正路,則感太極拳技藝已上層樓,姿態、氣勢、神韻,特別是"腹內松靜氣騰然",難以言喻而美不勝收。

如今,楊式太極拳流行最廣,練的人最多,但楊氏家傳的家手、小式卻鮮為人知。在我學拳、練拳、教拳的四十七年生涯中,除在崔毅士老師處聽到過家手、小式外,更無一人知道或聽說過有家手、小式之名。那是1962 年,由崔毅士弟子 ──我在通州潞河中學上學時的同窗陳日光,搭橋牽線,吾師攜我去拜會崔毅士,在中山公園拳場,崔老師向我師徒介紹過一位七十多歲的前輩,說此人也向少侯學過家手、小式。時過四十三年,再也想不起這位前輩的姓名,沒見過、不知道他練的家手、小式和我練的一樣不一樣,更不知他有無傳人。吾師多次說過,"家手、小式,是少侯的東西,極少傳人,已瀕於失傳,要特別珍惜。"是故,我將其公諸於世,希望引起太極拳界的興趣和關注。

楊派太極拳的推手

學太極拳必學推手。吾師言:"不推手的太極拳不是真正的太極拳。"不學推手,不會推手,無法體驗太極拳的神奇奧妙。在王宗嶽、武禹襄、李亦畲諸先賢的論著中,有相當部分是談推手的。要登上太極拳的殿堂,必須"懂勁","懂勁"後,才能"愈練愈精,默識揣摩,漸至從心所欲。"什麼是"懂勁"?怎樣才能"懂勁"?練架子是不成的,只能求助於推手。在推手中練出"懂勁","懂勁"高了,才能逐步做到"沾連粘隨不丟頂","彼不動己不動,彼微動己先動";才能逐步領會"一羽不能加,蠅蟲不落","人不知我,我獨知人"的確切含義;才能深信前輩太極拳泰斗,"引進落空合即出","四兩撥千斤,耋耋能御眾",絕不是誇誇其談。

吾師言,同為推手,澄甫、少侯風格各異:"楊澄甫體格魁偉,教學規範,推手多四正手,長勁拉放,無堅不摧,著名的楊氏大捋,肩背靠人勁道雄渾,腰腿部尤見功力;楊少侯身體清癯適中,步法快捷緊湊,手法輕靈奇巧,發勁剛脆,常棚捋採挒混用,跌打摔拿並施,不拘常規。"吾師瘦小,身高僅一米六七,少侯常對其言,"你那個頭,學老三(指澄甫)那套不成。雖說太極拳是以柔克剛,以弱制強之技,但拳不打力,力不欺功,功夫相等者,身高力大沾光。要不被人制須側身移步與之穿插游走 如此這般。"於是一邊說,一邊比劃起來。興高技癢之時,少侯常施技嬉戲吾師:手臂接觸處再無法逃脫,失重趔趄時雙腳已離地懸空,身體飛出的瞬間又被採捋拉回,只能不由自主地在少侯前後左右作"旋風舞",即神奇驚險,又毫毛不傷。吾師言,尋師、訪友、摔跟頭,他的推手技,就是這樣從少侯那裡得來的。

吾師有一"代師傳藝"朋友,家住通州西順城街,名白玉珍。白先生長吾師十多歲,據說少時覲見過西太後,舊時為通州"福豐裕"掌櫃。我學藝時,白先生已七十多歲,但健壯如青壯年。我曾有幸見過白先生與吾師的幾次推手: 二人手臂搭成"太極圖",開始高低錯落、快慢相間、螺旋折疊式游走,柔緩時"風撫楊柳"婀娜多姿,迅捷時"風馳電掣",衣袖呼呼作響,恰如兩只咬合在一起,在花叢中戲耍的蝴蝶,姿態萬千。絕不像現時的太極拳推手比賽,兩人推推搡搡,平淡、枯燥,乏味,始信陳微明《太極問答》中楊澄甫言:"太極拳二人活步推手,圓轉變化,其精彩不下於外家拳之對打,亦可引起觀者興味。"不是妄語。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沒有。"懂勁"高的練家,在手臂接觸的瞬間,即可"听""問"出對方功夫的高低深淺。吾師常言,"對方功夫不如自己,可正面拉放從中門入;對方功夫超出自己或天生力量巨大,不可正面攻防應從旁門入,這使我想起一段往事:

1964 年,我回到闊別多年的故鄉邯鄲。邯鄲因所轄永年、大名,是楊式太極拳、武式太極拳、燕青拳的發祥地,故為著名的武術之鄉。當時在邯鄲的太極拳界名流,如郝為真內侄翟文章,武式太極拳四代傳人姚繼祖等,均未出山,在叢台公園設場授徒的,只有郝為真再傳弟子馬榮和查拳名家金鴻章。我亦每日到叢台公園練功。是年,馬榮老師五十五歲左右,身高一米七五以上,體重至少一百七十多斤,功夫極深。我年僅二十一歲,身高一米六四,體重一百零五斤。因切磋技藝,探討推手中的跌打摔拿及穿插游走之術,印證所學,我與馬榮老師結成忘年交,多受其教誨。近二十位慕名來訪者跟我學藝,開始了我的教拳生涯。一年後,我離邯鄲回北京,上山下鄉、支邊插場,邁上了坎坷人生路 三十九年後的2003 年,從中學教師崗位退休的我又到邯鄲,由資深教師裴宏信介紹,結識武式太極拳五代傳人鐘振山,在永年廣府鎮武禹襄故居的碑文上,見刻有馬榮大名,鐘先生對我說:"在叢台(公園)與你切磋技藝就是此人,姚(繼祖)老師生前同我講過此事。"方知馬榮師是郝為真高足──武式太極拳家李聖端的門生;在邯鄲還見到當年"代師傳藝",跟我學拳的臧仲之。臧先生曾患肺結核,大口吐血,受益於太極拳鍛煉,年已八十多歲,身體尚健。臧老先生對我言:1964 年"叢台論武",在邯鄲己成武林趣談,一直流傳至今。

吾師的推手,受益於許禹生,楊少侯,楊澄甫三位大家,手法多而無常法,步法變而無常態,所謂"推手無定法;太極無法,一動即法。"如捋手,瞬間可化成採手或挒手,可混用、可並施,即像採捋挒,又不像採捋挒;如進步,可直步進、搬步進、斜步進、花步進、旋乾轉坤推碾(攆)步進;由八門五步組成的不定式,敵變我變,"曲伸開合聽自由",將對方引進落空後,可跌打、可摔拿;對方進攻的各種手法(包括反關節擒拿),又可在順勢借力中化解,傳之落空失重,而攻防不分,即攻即防。吾師推手喜用肩背,常言"橫向採例用肩撞,任他豪傑也慌忙"。這種避實擊虛的特點,可能與少侯因其身材不高施教有關。

吾師傳教的推手,只許兩臂粘連纏繞進行攻防,身體的其他部位是絕不允許掌拳觸及的。有人危言聳聽,說什麼胸腹部可以發人。武諺云:"上取咽喉中取心,左右兩肋下打陰"就算功夫高,胸膛、肚皮可以發人,難道喉嚨、肋條、陰部也能發人?因此,我不贊成這種說法或練法。

太極拳套路的普及非常成功,推手卻相形見絀。多數太極拳愛好者,特別是知識份子和女同志,認為推手是攻防技術,不適宜鍛煉身體。這是偏見。實際上,推手和盤架子,都要求虛靈頂勁、含胸撥背、沉肩墜肘等等,二者是一樣的。盤架子是單人練,推手是雙人練,都是在練太極拳;盤架子練體,推手練用,體用一致才是真正的太極拳。二人推手,是按照練太拳的要求在比賽,但比的不是力量和速度,比的是:看誰沾連粘隨的好;看誰不丟不頂、不即不離的好;看誰"無過不及,隨曲就伸"的好;看誰順勢借力化解的好,看誰運用太極拳各種動作技巧,引進落空的好 一句話,比的是"懂勁"的高低。什麼是"懂勁"?吾師言,"懂勁"是知覺力,是知人功夫,是神經系統的傳導,感應、調節功能。因此,推手就是練腦。中醫認為"腦為元神之府",與生命關係極為密切,從這個意義上講,經常推手,可睿智、延年益壽。推手技術是對傳統的靠速度、力量取勝的技擊運動的辯證否定,它與人的身高體重、速度力量關係不大,但和文化程度,感悟、聰慧、慎密程度卻成正比,因而更適合知識份子和女性朋友,研究和練習。外家拳對練(打)三、五分鐘,足使人筋疲力盡,氣吁喘喘;太極拳推手,三四十分鐘,不但不乏力流汗反而更加神清氣爽,興趣盎然。這是推手的廣泛適應性。當然,太極拳推手,尚有深層次功夫,但那不是普及而是深造的話題了。

吾師傳教的太極拳推手有:四正小捋定步推手,四正開合式定步推手,搬攔進退活步推手,花步進退活步推手,四隅大捋活步推手,旋乾轉坤太極推碾(攆)活步推手,亂採粘(手法)、亂踏花(步法)活步推手等。與當今流行的推手(含光盤)不甚相同,書於此,供參考。

 

楊派太極拳的器械套路及對練

早期的太極拳,只有拳和槍(杆)。吾師言"現今流行的太極拳器械,如劍、刀等,均是後人運用太極拳的原理,對其他拳種,特別是道家的劍、刀套路改造(編)、衍變而來的。"吾師傳教的太極劍、刀、槍(杆)和流行套路的練法,大同小異,僅簡繁程度有別,無須贅言。這裡說的是鮮為人知的太極拳器械套路:

太極本劍。這是許禹生傳於吾師的另一趟太極劍。練法要求同太極拳。套路為劍走拳路,即將劍之十三法(抽、帶、提、割、擊、刺、點、崩、攪、壓、劈、截、洗),融進太極拳的攬雀尾、單鞭、提手等各式。凡精通太極劍傳統套路的練家,一點就會,甚至可無師自通。這趟劍套路較長,可彌補傳統太極劍套路較短的不足。

太極快刀。這是楊少侯傳於吾師的另一趟太極刀。練法極其迅捷,動作名稱也頗為古怪,計有"仙人畫圈、進步剪腕、順風掃蓮、指南金針、橫掃千軍、掃地驚波、迎風揮扇、立劈華山、驚蛇倒海、黑雁點水、金花落地、青龍回首、走馬掃城、神龍揮尾、飛蛇橫江、漁郎問津、碧竹掃月、蜻蜓點水、天邊挂月、雲鵬摩空、玉虎旋風、古月沉江、猛虎戲山、毒蠍反尾、鳥鵲飛空、寒 沖霄、餓虎撲食、合太極刀。"共二十八式。沒有相當的功底是絕難練成的。惜我僅知其名,並未學會。

太極輪。這是楊少侯傳於吾師的雙手持械套路。太極輪又名避劍(箭)輪,形狀類似虎頭雙鉤,但帶戟的護手(臂)較長,鉤為劍尖,長短幾等於七寸長、判官筆。太極輪套路走太極小式,對練等同於推手。吾師言,此是楊少侯用的獨門兵器。

器械是延長了的手臂,拳學的好,練的精,器械就容易學,練得必然好;不學拳或拳未學會、練好,器械則不可能學好、練好。同樣的道理,推手,特別是活步推手,學的好、練的精、推的出神入化,太極槍、劍的粘連對練則比較易學,甚至可一點即通;如果不會推手,或推手還未入門,欲想器械粘連對練,則是根本不可能的。

太極拳的拳架套路、推手、器械套路及對練,構成了完整的楊派太極拳體系,作為張虎臣先生的親傳弟子,應將其所知、所學發揚光大,獻於社會。奈何,我師長我四十四歲,師徒年齡懸殊,名分甚嚴,我學藝時年少無知,許多事難以理解,又不及細問,雖磕頭拜師從學六年,所得僅為皮毛,不知者、未學者甚多。因此,拙作謬誤、不妥之處,在所難免。敬祈各位師長、同學、愛好批評指正。

 

── 原載《武魂》雜誌2005 年第8 、9 期 

作者: 劉習文

手機: 13901086968 劉瑞生 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