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王廷不可能創造太極拳                                 

  一.悶來時造拳解     

上世紀三十年代,唐豪先生斷然否定傳統太極拳源流觀,破天荒提出太極拳是二、三百年前十七世紀明末清初時溫縣陳家溝一隱退老人陳王廷所創造的觀點,其幾乎唯一的證據是《陳氏家乘》所載陳王廷一首詞中悶來時造拳這句詞語。唐豪自言予十餘齡失學,考據一道,初未敢望(見唐豪、顧留馨著《太極拳研究》140頁),由於他古文基礎低,看不懂全首詞的整體意思,誤將造拳理解為創造拳術,從而一口認定太極拳為陳王廷所創造。

古文中的造字,其用法及釋義遠比現代漢語寬泛,其中有制造之意,但還有大量用於表示趨向性、從事性等意義,為便於更好說明,現摘取一些有關古語並今譯於下(在造字與其今譯詞下加圓點):

 (一)造字表示趨向性意義的:

1、《詩.大雅.大明》:舟為梁──靠攏船隻作為橋樑。

2、漢.蔡邕《司空臨晉侯楊公碑》:忠言嘉謀,膝危辭,──忠誠的話、良好的謀劃,膝直言。

3、《禮記.喪大記》:君設大盤冰焉,大夫設夷盤冰焉。──辦理君王喪事,設置大盤盛放進冰塊,辦理大夫喪事,設置夷盤盛放進冰塊。

4、《世說新語.文學》:昨夜听殷王請言甚佳,仁祖亦不寂寞,我亦時複心。──昨夜听了殷王高雅的言論太好了,仁祖也不寂寞,我也更加覺得深入心中了。

5、 明.李東陽《封大安人楊母張氏墓志銘》:京曹賓友以應寧故,訪踵接。──京城官府賓客朋友因參加探望之故,拜訪的人多得前人腳跟與後人腳尖相連接。

6、清.金農《白文慶餘見招以豆糜為食走筆記之》:平居席只周黨。──安閑居住着去赴宴的只是周圍的朋友。

7、民國.楊澄甫《太極拳使用法.凡例》:在好拳者深刻遠。──在愛好太極拳的人深刻的思悟,長遠的進步

 (二)造字表示從事性意義的:

8、《漢書.王吉傳》:寡人行。──寡人我修養品行。

9、《新唐書.李泌傳》:主相命。──主相掌握命運。

10、《文心雕龍.明詩》:懷指事,不求纖密之巧。──抒發胸懷、闡明事理,不追求詞藻的細膩精巧。

11、宋.葉時適《送孫偉夫》詩:我友晞顏人,道最勇決。──我友是仰慕紅顏的人,究事理是最勇敢果斷的。

12、《醒世恆言》卷九:每日吃了酒飯,出門相見,只是一盤象棋,消閑日。──每天吃了酒飯,出了門見面就只是對着一盤象棋,以此消遣時間安閑地日子。

 (三)造字表示發動意義的:

13、《庄子.徐無鬼》:為義偃兵,兵之本也。──為了正義停止戰爭,這是發動戰爭的根本出發點。

14、《前漢書平話》卷上:陳豨反。──陳豨發動了叛亂。

15、《後漢書.虞詡傳》:陛下始與臣等事之始,常嫉奸臣。──皇上開始與臣下等發動事變起初的時候,總是憎惡奸臣。

從上述例句中可見:古文中的造字所指內容很多,在不同的語言環境中可表示各種不同的從事性內容的意義,如修養、掌握、抒發、推究等,在表示趨向性內容意義時,甚至可直接用去、來今譯。

古文中的拳字則既可用作名詞表示拳術,也可用作動詞表示動作,如唐.元稹《有鳥》詩:俊鶻無由拳狡兔,其大意是:雄健的飛鷹平白無由地用爪襲擊飛奔活跳的兔子,明.胡應麟《少室山房筆叢.二酉綴遺上》:(鄧弼)能以力雄人,鄰牛方鬥不可擘,拳其脊折仆地。其大意是:鄧弼能以他的體力強壯稱雄於人,鄰居兩鬥牛正在酣斗,無法拉開,鄧弼用拳擊牛,結果牛的脊骨被擊斷而癱仆於地。可見在古文中,用爪襲、用拳擊、搏鬥、練拳等都可用拳來表示。所以,古文中的造拳可表示練拳或去練拳。《陳氏家乘》陳王廷長短句詞中的造拳一詞,從整首詞的思想分析,是不可能為創造拳術之意的,陳述於下:

古代有教養之人總是以謙遜有過為美德,對自己的優秀之處和功績總是自我貶低和遮掩,某人之優秀和功績的宣揚總是出於別人之口和筆。如陳鑫,杜嚴在《陳氏太極拳圖說.序》中稱他是點義先生之哲,夙精拳術,又深學理,而陳鑫在該書《自序》中卻說:我先大人命我先兄習武,命愚習文,習武者武有可觀,習文者文無所就,是誠予之罪也 竊於是藝管窺一斑 僅得枝葉,貶稱自己學文無成就,學武又是管窺一斑,僅得枝葉,實在是自謙有過;陳王廷長短句詞反映晚年自己既從事農田耕作又操持家政,既研讀《黃庭經》怡情山水又練拳和教育子弟,自覺是神仙生活,卻自稱為年老殘喘,難道神仙是年老殘喘嗎?顯然,陳王廷實在是一位謙遜有餘之人。

陳鑫始終認為六百年前元代陳氏祖上已有陳氏拳了,即陳王廷所練之拳。在《陳氏太極拳圖說.自序》中他指出:明洪武七年,其陳家溝始祖陳卜將陳氏拳用作教子孫以消化飲食之法;在該書《 着》一節中他又指出:我陳氏自山西遷溫帶有此藝;在《陳氏拳械譜.文修堂本》中他又寫道:要之,陳氏之拳,元朝已有大名,我始祖在明初即有大名,另在《辨拳論》中他又寫道:陳氏之拳不知仿自何人,自陳氏遷溫帶下就有太極拳,後攻此藝者代不乏人,如明之奏庭。認為陳氏拳即太極拳。陳氏另一先輩陳森在他家《陳氏家譜》中則旁批王廷陳氏拳手,刀槍創始之人也,盡管他說從元至清三、四百年間陳氏拳中没有刀槍術的說法難以使人置信,但陳森也明確認為陳王廷是拳手,而不是陳氏拳的始祖,或現代漢語的稱謂創始之人也。《陳氏家乘》記載陳王廷曾考取武庠生、並多次參加政府剿殲平民暴動的戰鬥,反映陳王廷隱退前是習祖上所傳陳氏拳(陳鑫認為的太極拳)的;《陳氏太極拳圖說》出版前的民國二十一年(1932),劉煥東《後敘》稱該書是舉六百年來陳氏歷代名哲苦心研究之結果,1932 《陳氏家乘》敘述的陳王廷長短句詞,距明末清初已有二、三百年時間,有可能當時還有這首詞代代相傳的抄件甚至原件存在,也可能是陳鑫根據上輩的傳頌所寫,不論何種可能,均是經陳鑫之手筆之於《陳氏家乘》的,陳鑫為清歲貢生(見《陳氏太極拳圖說後敘》),貢生為清代府、州、 縣考選送國子監(太學)肄業的秀才(庠生),難道一位貢生對自己筆下的造拳是創拳也不懂,還要等到唐豪先生來發現,陳鑫始終認為其六百年前祖上已存在陳氏拳(太極拳)說明他筆下的造拳之意就是練拳,只不過按照他書寫習慣,用造拳比用練拳更合適、更具書面文字韻味罷了,他也萬萬想不到在他逝世後竟會有不懂古文的人將造拳錯誤地解釋為創拳。

陳王廷長短句詞中的悶來時造拳與其下文的忙來時 "和趁餘閑 相對照,明顯還寓有空閑和自娛解悶之意。將造拳理解為練拳或去練拳才與當時陳王廷樂於默默無聞、厭惡名利、與世無爭、正直自謙、鐘情於自由的心理相符合,才是陳鑫筆之於《陳氏家乘》的真正意思。

對造字的誤解促成了唐豪先生萌發陳王廷創拳的臆想,所以,對古文的不懂是陳王廷創拳說出籠的原由,當陳王廷長短句詞的整體思想包括詞中的造字的意義被人們普遍了解後,陳王廷創拳說的命根子也就行將滅絕了,這一存在了七十年左右的錯誤拳史觀被普遍徹底地拋棄,也就只是一個時間問題了。

二、陳王廷創拳說無法逾越的五大難關                                   

 (一)陳氏上世紀三十年代之前的先人沒有一個認為太極拳是陳王廷所創,陳王廷創拳說要成立,就必須將陳氏先人認為陳氏拳有六百多年歷史的觀點予以徹底推翻,但這又沒有任何證據可為之,如果真有人憑借什麼因素做到了將陳氏先人的拳史觀全部否定,陳王廷創拳說豈不成了空穴來風、天外來客了嗎?豈非無異於自取滅亡了嗎?

(二)楊氏古譜四十首流傳於楊、吳兩家至今,根據吳公藻1936年出版的《太極拳講義》敘述,此譜系他祖父吳全佑得傳於楊班侯,從內容上看,拳譜中有幾篇似作於1840 年鴉片戰爭之後,因文中出現了一個概念──簡單天平儀,這是在鴉片戰爭後才由西方傳入我國民間的器具。拳譜中還有不少篇目文字古奧、涉及道家養生哲理,拳史還涉及到張三豐、許宣平、故不可能為楊氏所作,應是楊露襌學拳時所收集。

楊澄甫先生寫於1933年的《太極拳體用全書.自序》明確述說他學拳時(約1893 -1897 年間),他的祖父楊露禪告訴他:太極拳創自宋末張三峰,蔣發是張三峰數傳弟子,而陳長興則是蔣發之傳在陳家溝唯一的弟子。

杜元化1935 年出版的《太極拳正宗》敘述了太極拳為張三豐所傳(民間張三峰和張三豐可通寫),山西王林楨經雲游道人得張三峰所傳太極拳後,又傳於蔣發,該書還列述趙堡鎮自蔣發開始的各代重要傳人,而這些傳人的後裔現在又都可查訪到(見王海洲等《杜元化〈太極拳正宗〉考析》)。這些與楊氏古譜和楊澄甫《自序》所述是相符的。

宋氏太極拳上世紀初由宋書銘傳出,至今仍保留在吳式太極拳傳人中(見於志鈞《太極推手修煉》),據瀋壽先生考證,宋於1916 年後讓弟子們傳抄他家世代相傳、不見於其它文獻的拳譜,其中有篇《宋氏太極拳源流支派論》,文中記敘宋氏拳可追溯到張三豐、許宣平,文中所述總體內容符合史實,也與楊氏古譜、楊澄甫自序和杜元化《太極拳正宗》相吻合。

陳王廷創拳說要成立,就必須將這些文獻記載全部否定。

 (三)現在留傳的尊張三豐為始祖的較早的太極拳派如:楊式、武式、吳式、孫式、趙堡、宋氏、張祖意合、顧式以及武當山太極拳(包括徐本善、杜心五、萬籟聲所傳的等,可見裴鍚榮《武當太極拳與盤手20 法》、劉嗣傳《武當三豐太極拳》、張奇《張三豐原式太極拳》等)這些太極拳派都尊奉張三豐、王宗嶽的經典拳理拳法,其現代傳人遍佈國內和世界;並且,其中宋氏太極拳、張祖意合太極拳、顧式太極拳及武當山各派太極拳都與陳家溝毫無瓜葛,與楊、武、趙堡太極拳沒有任何傳承關係。陳王廷創拳說要成立,就要麼將宋氏和武當山太極拳都歸於陳王廷所傳,要麼將宋氏和武當山太極拳予以否定,證明它們不是太極拳,然而,無論採用哪種做法,難道不是白日做夢嗎?

 (四)改革開放之前,陳王廷創拳說在國內出版物中一統天下,但尊張三豐為太極拳始祖,否定陳王廷創拳說的觀點仍在民間頑強反抗和生存,改革開放後,質疑陳王廷創拳說的觀點鵲起潮湧於眾多出版物中,楊、吳、武、孫、李、趙堡等各流派太極拳前輩、傳人紛紛著書宣傳尊張三豐為太極拳始祖的拳史觀,如萬籟聲先生的詩篇:

武當武當數三豐,當之不愧是武宗;

徽宗之時曾出現,顯於元末又明初;

煉精化氣是科學,無人指訣言馬腫;

少見多怪說無人,偌大武當太和宫;

千秋萬代變不了,勸爾小輩少囉嗦。

(見《武當》雜誌1983 年1 期50 頁)

 

該詩篇不僅反映了張三豐為太極拳始祖的拳史觀的無可爭辯性,也反映出老一輩武術家們對陳王廷創拳說的憤怒和蔑視。隨着各派太極拳的傳播,尊張三豐為太極拳始祖,否定陳王廷創拳說的觀點也傳播到世界各地。陳王廷創拳說要成立,就必須在全世界範圍來一個文化大掃蕩,消滅這些觀點,試想,這豈不是蚍蜉撼大樹嗎?

 (五)陳王廷創拳說視現在的陳式太極拳為陳王廷所創,認為楊式太極拳是經楊氏三代改編後的陳式太極拳。但這一說法就有五個質疑:1、楊澄甫先生不承認自己對祖父的拳有移易改動,他在《太極拳體用全書.凡例》中寫道:太極拳只有一派,無二法門,不可自眩聰明,妄加增損,前賢成法,倘有可移易之處,自元朝迄今已數百年,如有可改之處,昔人亦已先我行之矣,烏待吾輩乎。現已知楊露襌當年在北京所傳的十套府內派太極拳,其中基本套路與現在的楊式太極拳相比較,無論是程序還是拳式、名稱都基本一致或完全一致,僅有勁路明顯和含蓄之別,但楊氏太極拳與陳氏太極拳相比較,可發現面目迥異,不僅套路程序無共同之處,拳式也大相徑庭,絕大多數名稱也不相同;楊露禪在他家鄉永年和北京都沒有留下一絲一毫這樣的太極拳痕跡,說明楊露禪不可能在永年和北京改拳,當然也不可能在陳家溝老師眼皮下改拳,那麼,楊露禪是在何時、何地如此徹底改的拳?

、現已知陳家溝世代相傳的是炮搥,名目記載在《陳氏拳械譜.文修堂本》中,本中沒有太極拳或十三勢名目的記載,在稍後的《陳氏拳械譜.兩儀堂本》中才出現十三勢和太極拳稱謂,但十三勢僅是陳家溝五套拳中的一套;顧留馨先生說:少林寺紅拳也見於《陳氏拳械譜》中(見《太極拳研究》9 頁),而李師融先生經考證指出:被稱為陳王廷所作的《拳經總歌》實是抄摘自明代戚繼光《紀效新書.拳經捷要篇》,被稱為陳長興所作的《十大要論》實是抄摘自1929 年出版的凌善清《形意五行拳圖說》。這些反映了在陳家溝一個家族內有多種拳種並存,既然如此,陳長興得自蔣發的太極拳難道就不可能同其它拳種發生交融變化嗎?董英傑、陳先林分別在《太極拳使用法》和《太極拳刀劍杆散手合編》中指出:太極拳在內不在外,內理不明白,外形雖是太極拳姿式,其實並非太極拳;內理明白,在一定條件下,其它拳也可變為太極拳。有的研究者認為:陳式太極拳應是陳氏世傳炮搥和太極拳融合的拳種,這一觀點是值得思考的;吳圖南、馬有清《太極拳之研究》記載了陳鑫曾對造訪的吳圖南說:既然叫太極就離不開易經,我把易經裡卦的變象等等寫出來,插上圖,再把家裡人練的炮搥往一起一湊,就是一趟太極拳。陳鑫還說太極拳在北京很時興,漸漸地南方也有了,正是好時機。這一記載也應是值得思考的。所以,現存的陳式太極拳是否為原傳太極拳與炮搥的融合,這是有理由令人質疑的。

、陳式太極拳中有許多楊式太極拳中根本不存在的名稱(包括拳名炮搥)和拳式,包括核心拳式金剛搗碓,楊露禪為什麼要將它們斬草除根一般地刪除得無影無蹤?

、楊露禪為什麼要如此徹底地改拳?現在的陳式太極拳有很高的武術效果,也可以如馮志強先生那樣練成有很高的健身效果,如此改頭換面地改拳既無為了武術的動機,也無為了健身的動機,楊露禪改拳的動機究竟是什麼?究竟有什麼必要如此煞費苦心地改拳?

、陳鑫在《陳式太極拳圖說.自序》中稱與陳長興同時的陳鑫的叔祖陳有本技藝精美,出類拔萃,天下智勇未有尚之者也,名聲很大,當然未有尚之者也包括了陳長興;有資料指出陳長與死後,其子陳耕耘未得父傳而在陳有本那裡學炮搥。如果炮搥即太極拳,當年去找陳長興學拳未成的武禹襄為什麼不去找名聲很大、天下來有尚之者的陳有本學拳卻跑到趙堡鎮去找陳清平學拳呢?是否陳有本的炮搥與陳長興、陳清平的太極拳是兩種不同的拳種呢?

以上五個質疑至今尚無人作出過解釋,所以,有不少研究者認為楊露禪根本沒有改過他老師陳長興所傳的太極拳,其可能性是很大的,也即楊式太極拳和現在的陳式太極拳沒有傳承關係的可能性是很大的。陳王廷創拳說要成立,就必須清除這一推論的可能性,然而近七十年歷史證明,其難度無異日從西出。

上述五大難關,是橫於陳王廷創拳說面前難以逾越的問題。

三、疑雲   

陳氏保存的歷史資料,也明顯存在着一些令人質疑的內容,如:

 (一)陳鑫的《陳氏家乘》,總體上還符合歷史邏輯,保存了一些真實的史實,但他說陳王廷精太極拳令人費解。吳圖南、馬有清《太極拳之研究》記載了吳圖南1917 年在河南溫縣教育科人員陪同下調查訪問陳家溝,當時陳鑫介紹陳氏拳為世傳少林炮搥,每年秋收農忙後村裡有辦少林寺會的習俗,並介紹陳長興、杜元化是練太極拳的。陳鑫明知陳氏世傳少林炮搥,怎麼確定二、三百年前的陳王廷是精太極拳呢?

 (二)陳王廷既精太極拳,為什麼會干脆利索地敗在山西小孩手下?為什麼有把蔣姓人稱為敵手和能百步趕兔,亦善拳者也這兩則故事,並能流傳二三百年?為什麼這兩則故事又寫入《陳氏家乘》?家乘是記載本宗族世系和重要人物事跡的家譜,山西小孩與蔣姓人與陳氏家譜毫無關係,為什麼要花157 個字超過有關陳王廷記述2/3 的篇幅加以記述,這不是分明反映山西小孩和蔣姓人對陳王廷及陳氏家族影響重大嗎?不是反映陳王廷不精太極拳或練的不是太極拳嗎?

 (三)上世紀三十年代,唐豪先生在陳氏後人陳子明陪同下調查訪問陳家溝,他在《太極拳研究》中寫道:陳奏廷為康熙時人 予在陳溝時,見陳氏宗祠有遺像一幅,旁立持偃月刀者,村人雲即蔣發,並雲蔣為李際遇部將。《太極考信錄》據其師郝月如之說,雲太極拳系王宗嶽傳蔣發,蔣發傳陳氏。而陳鑫在《陳氏拳械譜.文修堂本.跋》中都這樣寫道:要之,陳氏拳元朝已有大名,我始祖在明初即有大名,非蔣氏所教 何得妄指說陳氏之拳傳於蔣氏,此言大為背謬,且蔣氏實不稱與陳奏庭當老夫子。 嗣後決不可言陳氏拳法傳於蔣氏,吾所明辨,雖不能與陳氏爭光,亦不致敗先人宗幸。陳王廷時與陳鑫時相隔二、三百年,為什麼陳家溝村人還要傳說蔣發教拳於陳王廷呢?

 (四)陳森家藏本《陳氏家譜》對陳王廷的旁批是王庭,又名奏庭,明末武庠生,清初文庠生,在山東稱名手,掃蕩群匪千餘人,陳氏拳手,刀槍創始之人也,天生豪傑,有戰大刀可考。其中質疑處更多,如:

  1 、陳鑫在《陳氏太極拳圖說.自序》中說自己花了十二年時間撰寫該書,從上述可知,陳鑫當時在村中頗有聲望,《陳氏家譜》中有關陳王廷的旁批,如陳鑫在世時已經存在,為什麼陳鑫不採納其中內容寫入《陳氏家乘》?

  2 、《陳氏家譜》中旁批為陳森所加,有關陳王廷的記述連陳鑫也不知道的內容,陳森是怎麼知道的?

3、根據陳家溝發現的陳王廷(字奏庭)墓碑,《陳氏家譜》對陳王廷名和字的記述顛倒,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錯誤?

、宋金後的山東,大致為相當於現在的山東省及周邊區域,陳王廷為什麼會在遠離家鄉的異地山東稱名手?為什麼至今尚無山東及周邊省、縣的縣誌等史料為證?是否把明代遼東巡按御史陳王庭誤會當作了溫縣的陳王廷?

、刀槍術是中華武術各拳種的基本器械術,為什麼至少從陳卜至陳王廷三百年間陳氏拳中沒有刀槍術,直到陳王廷才創造了刀槍術?尚未創始刀槍術的陳王廷是怎麼通過武庠生考試的?

6、家譜為本族世系和重要人物事跡的族內記實文獻,為什麼在這樣的文本中出現有戰大刀可考這種顯屬應答質疑的語言?此語是否寫於對陳王廷創拳說有爭議的上世紀三十年代民國時期?

7、刀槍創始之人也一語已十分接近現代漢語,是否也印證了此旁批為寫於上世紀三十年代的民國時期?

從上述七個質疑分析,《陳氏家譜》中陳王廷部分記載存在着諸多無法解釋的、難以使人置信的內容,已失去了可作考據的價值。

四、陳王廷不可能是太極拳的創始人  

有人撰文說:太極拳是武技基因、哲理基因和養生基因融合一體而成,陳王廷順應了三個基因融合的趨勢,其中的武技基因是少林體系的拳術,哲理基因是太極學說,養生基因是《黃庭經》中的導引吐納術。這種說法近乎天方夜譚,明顯暴露出作者對這方面知識的缺乏,其一,太極學說起源於春秋戰國時期,《庄子》、《易傳》中有反映,以後道家、理學家發展的太極學說適用於萬事萬物,並非有特別適合於太極拳的內容;其二,《黃庭經》通篇講的是道家靜功修煉的生理原理,沒有導引吐納動功內容;其三,中國從古至今所有武術拳種都有各自的導引吐納動功和靜功,可說中國所有武術拳種都包含有這三個基因融合,難道中國所有武術拳種都是太極拳嗎?況且這三個基因至遲在北宋時已完全成熟,與明末清初的陳王廷相差了五六百年,這順應也姍姍來得太遲了吧?如假設由於蔣姓人(或蔣發)傳授太極拳,陳氏炮搥得以融入太極拳,那麼,陳式太極拳創始人為蔣發的可能性遠大於陳王廷,而且,陳式太極拳創始人也不能稱為太極拳創始人。

綜合所述,無論從何種可能考析,陳王廷都不可能是太極拳的創始人。

 

──抄摘自《武當》2005 No.183 之武當論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