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氏太极拳大、中、小架的实践与认识
作者:刘习文

健候走中架,少候走小架,澄甫走大架传统杨氏太极拳大、中、小架之说,由来已久。然而,杨氏太极拳在发展、衍变过程中形成的大中小三种拳架,何架在先,何架在后;三种架别有何区别与联系;大架缘何能普及、流行于海内外,中小架却鲜被人知,以及当前国内杨氏小架传人所练拳架差异、各具特色的原因一直为太极拳爱好者所困惑。近两年来,海内外诸同好曾与笔者就上述话题进行过砌磋、探讨笔者鲁钝,愿将个人对杨氏太极拳大、中、小架的实践与认识述说如下,以祈方家批评、指正。

1杨氏太极拳大、中、小架的由来

1934年,郑曼青执笔为其师杨澄甫撰写的《太极拳体用全书自序》言, 余幼时,见先大父露禅公,率诸父及诸从游者,日从事于太极拳稍长,先伯父班侯公命余从之学。这段话使读者误以为杨澄甫年幼时曾见过其祖父杨露禅,稍长又学拳于伯父杨班候。露禅生于1799年,七十三岁(1872年)过世,死后十一年(1883年)幼孙杨澄甫才出生,怎可能见先大父露禅公?有拳家为《太极拳体用全书自序》上说圆埸,撰文疑露禅祖师卒年不确云云,此言亦误!杨露禅那个时代的人,73岁已是高寿,进而言之,就算杨露禅能多活十一年寿84岁,也不可能让刚刚落生的幼孙去练揽雀尾。再者言,班候1892年55岁过世时,杨澄甫方9岁,能受拳脚启蒙训练,难晓太极阴阳哲理。因此,杨澄甫幼时不可能见过或受教于其祖,(9岁)也不可能得拳技于其伯父,其拳技只能得自其父、其兄。杨澄甫小其父杨健候44岁,小其长兄杨少候21岁,武术界惯例,拳师年老一般由长子或大弟子代为传艺,因此杨澄甫的拳技得自其父杨健候,更多得自其长兄杨少候,应为不争事实。

吾师张虎臣(18981979)先生,民国八年(1919年)至十九年(1930年)在北平体育讲习所、北平行健会、北平国术馆学拳技于太极拳大家杨少候、杨澄甫、许禹生。据吾师言,民国初期杨澄甫在许禹生创办的北平体育讲习所、行健会任教时,出于教学的需要,对家传太极拳套路进行了大幅度的改造,删节了拳势中的弹抖、震足,飞腿、挂树以及圈中有圈、圈圈相套相扣、螺旋折叠的刚猛、高难、复杂动作,以圆形弧线取代式式必圈、多圈、乱圈,以松柔沉稳、舒缓开展的拳势取代震足、飞腿、弹抖等刚烈发劲,从而使拳架变得沉稳舒展、松悦自然、身法中正、行云流水、柔和缓慢,呼吸与动作配合而深、匀、细、长,故老少咸宜,人皆可练、爱练这在客观上顺应了武术发展潮流,推动了杨氏太极拳从单一拳学向医疗体育、强身健体、养生怡情、博击防卫等多功能转轨,为杨氏拳的推广与普及作出了卓越的贡献,后人鉴于改造后的拳架套路和学于其父、其兄拳势形式上的差别,称之谓杨式太极拳大架。

澄甫宗师对太极拳的革新是持续的、不间断的,这从他不同时期的拳照差异得到证实(笔者按:杨澄甫191936岁所摄拳照刊于1929年陈微明著《太极拳术》;杨澄甫192946岁在抗州所摄拳照刊于1931年、1934年自著《太极拳使用法》、《太极拳体用全书》),更从他不同时期所教弟子的拳姿不同而得到证实。有四世门人生前曾问澄甫宗师:师所练太极拳,何以越来越慢,姿势亦有修正?澄甫宗师笑曰:太极拳术博大精深,学练、体用,皆无止境,拳姿每修正一次,拳速每放慢一回,对拳理的感知就加深一层,其妙无穷;澄甫宗师自已也曾说过翻阅十数年前之拳架,又复不及近日。于此见斯术之无止境也 (引自杨著《太极拳体用全书自序》)。193653岁的杨澄甫先生病逝,今人将其逝前所练拳势,称作杨式太极拳定型架;将其1929年46岁时在抗州所摄拳照,称作杨式太极拳定型拳照。笔者想,倘若澄甫师70、80岁才逝,所谓的定型架则不一定是现在我们称之谓定型架的那种模样了。道理很简单:艺无止境,一层梯阶一层天,拳越练味越浓淳,越练劲越老道世上没有绝对静止、一成不变的事物,任何事物都在不断的发展变化中,太极拳也不会例外。

笔者根器浅陋,上世纪50年代学太极拳时未闻杨拳有大、中、小架之说,1964年顾留馨《太极拳研究》发表后始知杨露禅原练陈氏旧架、老架,到京师教拳,为了适应保健需要,逐渐改编了拳套动作,其子健候修改为中架,其孙澄甫又一再修订定型为大架(详见唐豪、顾留馨著《太极拳研究》第1220页),以至人为命名的大架、小架、中架,老架、旧架、新架种种架别云遮雾掩,难辨庐山真貌。吾师张虎臣先生言,他从少候学拳,从未听少候师说过他教的拳是小架太极拳;他亦从澄甫学拳,也从未听澄甫师说过他教的拳是大架太极拳。师尊言唤我梦醒,方知杨澄甫大架问世前杨拳并无大中小架人为之分,只有练架、用架功用之说。练架即慢架、功力架,用架即快架、技击架,所谓慢练快用、文练武用也。

杨氏拳鼻祖露禅拳势,今人已无从知晓。《永年太极拳志》载:永年人杨露禅拳技学于陈家沟陈长兴,返乡后,示诸同好,传给乡人,人们观其行拳绵软不刚,与人交手,沾粘不脱,故形象呼之为绵拳、粘拳;清(同治)帝师翁同和观露禅与人比武,见杨进退神速、虚实莫测、身似猿猴、手如运球,犹太极浑圆一体也,赠对联手捧太极震环宇,身怀绝技压群英仅有的资料表明:杨露禅的太极拳是练圆的拳,是练贵在进身沾连粘随的拳,其特点是练时绵柔圆润,呼吸自能深匀细长,用时轻捷神速,贵在近身沾粘,善用圆的技巧制人,因而能震环宇、压群英,是一项极具特色、又极具杀伤力的优秀搏击拳种。文献资料中没有杨露禅所练什么(大中小、老旧新)架别的记载,但却实实在在地道出了露禅拳技有练架、用架之别,练架绵软不刚空松圆和、缠绵不断,用架则进退神速、虚实莫测、身似猿猴。由此推论,杨露禅的拳术应该是一种典型的慢练快用、文练武用技术。

露禅传拳技于三子凤候、班候、健候,期望深督责严,以至亲子无法忍耐,故有班候逃匿、健候寻死轶闻长子凤候早卒,次子班候生性刚暴,三子健候性情温和。性格决定爱好,故班候偏爱用架,健候嗜好练架。

班候拳技得自其父杨露禅,更得自永年广府同里武禹襄。

武禹襄,永年望族,文武兼修,先练洪拳,拳技精湛。道光13年(1883年)始同杨露禅学习得自陈长兴的绵拳、粘拳,得以了解露禅拳技概要。咸丰2年(1852)探亲河南舞阳得王宗岳拳谱,绕道温县赵堡镇访陈清平,与其研究(拳术)月余,始得奥妙。返里后,以王宗岳拳论为指导,专心钻研拳技,将陈长兴杨露禅拳、陈清平拳、洪拳等多种拳术融会贯通,创新自成一家,成为武氏太极拳奠基人。

露禅命班候从武禹襄读书禹襄观察班候读书不甚聪敏,习拳极为领悟。于是,露禅遂请禹襄多课以拳技,故班候技亦多得之禹襄。班候将露禅、禹襄技艺合二为一,遂成著名的班候拳架。班候膝下无子(笔者按:杨兆鹏为班候遗腹子,拳技学于堂兄杨澄甫),其侄杨少候(健候长子,名兆熊,字梦祥,号少候)性情与之相仿受其深爱,尽得其传。

少候少时得其祖露禅亲教,又融其伯、其父拳技于一身,遂成少候架。少候架集杨、武氏拳技之大成,其势轻灵奇巧,圈小劲坚,以腰为轴、开合相生,进步必跟,退步必撤,转换神速与其三弟澄甫改革后的拳架风格相径庭,尝言习长手者,如钟之长针,走大圈;习短手者,则为针之轴,无圈之形式,而有圈之妙用,故后人称其所练为杨氏太极拳小架,以示区别。

健候拳技得其父露禅亲传,亦受其兄班候影响,性情所致,始终嗜好父传练架,与其子少候(小)架、澄甫(大)架相比,显得不偏不倚而守中庸之道,故后人称之为杨氏太极拳中架。

以上是杨氏太极拳大、中、小三种架别的来由。故拳界在谈论杨氏祖传太极拳技时,有露禅闯天下,班候打天下,健候养天下之说;在谈论健候、少候、澄甫父子拳艺特点时,多有少候走小架,健候走中架,澄甫走大架,大架开展,小架紧凑,中架守中,小架偏于技击,中架偏于功力,大架偏于普及,小架难练,中架次之,大架易学的评述。

2杨氏太极拳大、中、小架的区别与联系

拳论云先求开展,后求紧凑。故有拳家将开展、紧凑、守中形式上的区别,作为判别杨氏拳大、小、中架的标准。笔者以为不然。太极拳是练圆的拳,无圆不太极。圆的几何图形,可无限的放大,亦可无限的缩小,故小架紧凑亦可开展,大架开展亦能紧凑,中架守中既能开展,又能紧凑。究其何时紧凑、何时守中、何时开展,皆取决因敌变化示神奇的需要,又何能以固定不变的模式机械应对之。

还有拳家认为,杨氏太极拳拳架按姿势的高低或动作的幅度分为大、中、小架。笔者以为此说亦值得商榷。拳架高低、动作幅度皆拳架形式,架低步大、拳势幅度大开大展,底盘虽稳,身形必不灵活,且胸肋暴露,易为敌乘;架高步小、拳势幅度收缩,身形虽活,底盘却欠稳固,也易被敌所乘。中国武术发展至内家拳、太极拳,其人文情志、哲学智慧、思维模式,行为方法均达前所未有高度,对敌战略战术讲求有理、有利、有节,礼让为先、留有余地,后发制人,稳准狠原则下稳字当头(笔者按,这也是中国武术与西方拳击的主要区别。西拳弱肉强食,讲求当仁不让、出手见红,狠准稳原则下狠字当头),因此,拳无论何种架别,均应因人、因地、因时制宜,身形高底、步法大小适度,上盘松沉、中盘活泼、下盘稳固,以达起动迅捷、进退自如,移形换位转变灵活恰到好处,方能舍已从人、随机就势、借力打力,白猫黑猫,逮住老鼠就是好猫而不拘一格,又何必以拳势高低或动作幅度大小论。

若议杨氏拳大、中、小架有何区别?笔者以为,区别不在形式而在内容,不在表象而在实质。

小架即用架,今人习惯上称少候架;中架即练架,今人习惯上称健候架,均为杨氏拳母架。大架为母架的改造架,为杨氏拳子架,今人习惯上称澄甫架。因此,小架、中架与大架相比,内容、练法要丰富、复杂的多:同是揽雀尾掤手,小、中架有肩圈、胸圈、腰圈三道圈,大架改造修正为一道胸圈;同为三趟云手,小、中架有一开一合、两开两合、三开三合之分,大架改造修正为一开一合;同为两趟倒撵猴,小、中架有猫扑、採挒肘靠之变手,大架改造修正为一翻一开走定势;同为玉女穿梭,小、中架含有偷桃、辘轳、簸箕、传梭等拳势变化,大架改造修正只取定式走四隅角;同为转身白蛇吐信,大架减去了小、中架雀鹊穿枝变手;同为左右分脚变转身蹬脚,大架抽掉了小、中架中的挂树篇幅所限不能式式列举。概而言之,大架是杨澄甫对父健候、兄少候拳架改造、革新所为之修定架也。

小架是杨氏拳快架、用架、技击架,中架是杨氏拳的慢架、练架、功力架,大架是在杨氏拳原有用架、练架基础上通过持续不断的探索,化繁为简、变难为易、汰劣(如震足、发力等)存优取精、改革更新而形成的杨氏拳新架、普及架这就是杨氏太极拳大、中、小架的实质。武术是冷兵器时代的宠儿,杨氏拳用架、练架适应露禅闯天下,班候打天下的需要,是纯粹的武技拳学;武术亦应造福现代文明社会,健候养天下则集中体现在杨澄甫对家传拳术的改造、革新上。杨氏拳大架的问世、定型,标志着杨氏拳从单一拳学向医疗体育、强身健体、养生怡情、博击防卫等多功能转轨的技术革命的成功因此,就今天杨氏拳大架桃李天下、泽润四海、风靡世界的盛况论太极拳对社会的贡献,对澄甫宗师评价多高都不为过!

杨氏拳小架圈小劲坚、刚猛霸道,动作秀美高难,健候长子少候先生独得其全,清末民初时成为该拳系的代表人物。少候性情孤僻暴燥,选择传人条件极为苛刻:一不教看着不顺眼的,二不教不是学拳料的,三不教经不起打骂的,是个有名的三不教。小架阳春白雪拳中极品,学练难度较大,加之少候宗师教学循规蹈矩、死板刻薄,尝言祖宗的东西是不能改变的,我怎么学的就怎么教学员难以耐受他那种残酷的训导方式多敬而远之,因此,非有特殊机遇、缘分者不能得之,笔者以为这是杨氏拳小架缺少传人的主要原因。1925年陈微明著《太极拳术》载少候传田兆麟、尤志学等,许禹生亦从少候学;1937年吴图南著《国术概论》载少候传东润芳、马润之、尤志学、田兆麟、乌拉布;见著于媒体报导的少候传人有田兆麟、吴图南、顾履平、张虎臣,与2006年永年官方撰《永年太极拳志》所载相仿。从有关资料分析,诸前辈所练杨氏拳小架均与澄甫宗师定型架的动作名称、动作顺序基本一致(笔者按:此反而可证大架源于小、中架,本文3张虎臣先生传教的三个套路一趟拳还将对此展开论述),所不同者在于拳势复杂、拳速奇快、身法变化相异,风格不同而已愚以为前辈大家拳势风格相异属于正常现象,正如同父母的弟兄,虽有相同血缘,长相却各具特点。大架如此、小架亦如此。一种事物,自始至终总是维持着原始(来)的样子,不可能进步、更谈不上发展。近期在网上看到田嘉颖先生一篇文章,言其父田兆麟前辈小架练法,有揽雀尾三道圈,云手有一开一合、两开两合、三开三合之说这与吾师张虎臣先生所传拳架练法极为相似。笔者愿向少候拳系各支派传人学习,以祈相互砌磋交流,将少候师祖拳艺发杨光大。

杨氏拳中架螺旋折叠、乱环迷眼、动作优雅细腻,健候先生是该拳系代表人物。健候性情祥和,民国初期太极拳面临发展机遇时年事已高,大部分弟子遵嘱转到其子杨澄甫名下,2006年永年官方撰《永年太极拳志》173页载,健候传人除长子少候、次子兆元(早死无传)、季子澄甫外,门下只列许禹生一人。健候拳架是何等样式,从1921年许禹生所著《太极拳势图解》观览,书中图片,虽有中架粗框,却非中架原样,反而与杨澄甫1919年拳照(详见陈微明著《太极拳术》)无大区别。由此可证许禹生亦对杨健候所传太极拳进行了改革,而且改革的思路与杨澄甫基本相同(笔者按:清末民初,冷兵器时代结束,是中国武术各种派别图生存、谋发展而互融借助、兼包并蓄的时期、故有识之士,特别是太极拳的主要传人们,如杨澄甫、许禹生、吴鉴泉,王茂斋等,不约而同的在探索太极拳发展方向,从而掀起了太极拳改革浪潮)。吾师言,健候架和缓畅舒,不快不慢、不刚不烈,拳势如长蛇盘旋飞舞,练之极长功力,是杨氏拳快架、用架的基础架,在杨拳体系中占极其重要地位。只是许禹生在民国初期为(北京)武术界领军人物,在北平体育研究社、讲习所、行健会、国术馆任副社长、副所长、副会长、副馆长(笔者按:正职多由北平市长兼任。许虽为副职,却是上述机构的实际负责人),工作极忙,社会活动极多,直接从事太极拳教学机会极少,其传人除山西王新午、北京张虎臣外,不见有其他传人的信息披露。

若议杨氏拳大、中、小架间有何联系?笔者以为三种架别练法不一,功能有别,其实质均为杨氏拳技,只不过各有侧重面而已:小架致用、偏于技击,中架主功、偏于增长劲力,大架体用兼备、利在普及。大中小架三者交相辉映,互为补充、相得益彰,从而组成了完整的杨氏太极拳体系。

小架高难、中架复杂,非悟性风慧者不能学;大架脱胎于中、小架,易于普及人皆可练。大、中、小架恰如三层梯阶先易后难,循序渐进不难登堂入室。依笔者教学经验而论,三年大架后再学中架,中架一年后再学小架,效果较好。

小架拳速迅捷,动作高难,难在快而不乱,中架拳路过长,拳势繁复,难在缓而不断,体力不足者难以支撑,二者均不易普及。我师张虎臣先生生前曾言,他年轻时在用架、练架上下过苦功,晚年后练的最多的还是预架(笔者门内称大架为预架,下同)。笔者对此深有感触。愚已年近古稀,(除特殊需要)最喜欢的、练的最多的是预架,原因在于中、小架过于累人,不如大架清心安神、自在舒服、安逸也。

3张虎臣先生传教的三个套路一趟拳

在杨式太极拳第四代传人中,能集大、中、小三趟拳架套路于一身者寥若晨星,田兆麟前辈是其中佼佼者。田氏从健候处得中架,从少候处得小架,从澄甫处得大架,奈何门人陈炎林1943年著《太极拳刀剑杆散手合编》所述皆澄甫大架练法,对杨拳中、小架未作任何披露,读后有兴致未尽之遗憾。笔者对田氏所得杨氏拳中、小架情况知之甚少,不敢妄议。

我师张虎臣先生得小、中架于杨少候、许禹生,得大架于杨澄甫,拙作《谈谈我所知道杨派太极拳》、《张虎臣先生传略》、《续谈我所知道的杨派太极拳》,武魂2005年第7812期,20069期有载,不在复述。概而言之,张虎臣

先生传教的太极拳三趟拳架不称小、中、大架,而名太极小式、太极家手、太极正路。太极小式为门内用架,太极家手为门内练家,太极正路为门内预架。何为用架、练架、预架?师云:用架者,快架也,练之可用于技击;练架者,功架也,练之可长劲力;用架、练架太难,故设预架,先易后难,循序渐进也。

太极正路、太极家手、太极小式,三趟拳架套路的动作名称、动作顺序、以及每个拳式动作定态姿势完全相同,故笔者认为:正路、家手、小式三个

套路可视为同一趟拳。

杨氏太极拳动作名称、动作顺序有严格规定。杨班候《全体大用诀》云:太极拳法妙无穷,掤捋挤按雀尾生,斜走单鞭胸膛占,回身提手把着封,海底捞月亮翅变,挑打软肋不留清,搂膝拗步斜中找,手挥琵琶穿化杨澄甫时又进一步明确动作名称、顺序为太极起势、揽雀尾、单鞭、提手、白鹤亮翅、搂膝拗步、手挥琵琶、左右搂膝拗步、进步搬拦捶、如封似闭、十字手------合太极。故1929年陈微明著〈太极答问〉云:问:太极拳七十余式(不重复式)之次序必须如此,而亦能变动否?答:相传之次序如此,其相连接之处亦极自然,故学者当谨守之。譬如一篇好文字,增一字减一字不可。我师生前亦言,凡杨拳动作名称、动作顺序均如班候、澄甫所制,否则不能以杨拳论也。资料表明,自露禅始,经二传班候、健候,乃至三传少候、澄甫,杨拳的动作名称、动作顺序皆如此,这就是小架、中架、与大架(澄甫先生的定型架)拳架套路动作名称、动作顺序大一统的原因所在。

吾师虎臣先生传教的太极小式、太极家手、太极正路,其动作名称、动作顺序、拳式动作定态姿势相统一,依次为太极起势、揽雀尾、单鞭、提手、白鹤亮翅、搂膝拗步------合太极,不再重述。这就是笔者所说三个套路一趟拳的缘由。三套路所不同者,在于每一拳式运动过程中的变化难易、繁简程度不等,现随意摘拳架套路中几式列表比对如下:

招法 套路 太极小式 太极家手 太极正路

揽雀尾 开合步三环掤 三环掤

开合步套月捋 套月捋

开合步车轮挤 车轮挤

滑步跟进截气按 截气按

开合步横三环套月钩推山掌 横三环套月钩推山掌 一采一翻式单鞭

提手上式 开合步左顾右盼中定提手 左顾右盼中定提手 中定式提手

三趟云手 1 开合步一开一合式云手 一开一合式云手 一开一合式云手

2 开合步三开三合式云手 三开三合式云手 一开一合式云手

3 开合步两开两合式云手 两开两合式云手 一开一合式云手

两趟倒撵猴1 开合步猫扑式倒撵猴 猫扑式倒撵猴 一翻一退式倒撵猴

2开合步採挒肘靠式倒撵猴 採挒肘靠式倒撵猴 一翻一退式倒撵猴

玉女穿梭 开合步偷桃、辘轳、簸箕、穿枝 回身反捋翻身倒步式 一翻一推式玉女穿梭

式玉女穿梭 玉女穿梭

篇幅所限,不能式式列举。

通过(太极小式、太极家手、太极正路)比对,可以看出小式、家手拳式基本相同,太极家手配以开合步进必跟、退必撤使拳速迅捷,即为太极小式,故吾师言会用架者必会练架,会练架者必会用架,所谓文练武用,慢练快用,功用合而为一也。当然,通过比对亦可得出太极正路脱胎于小式、家手,是小式、家手改革后的修定架、普及架的结论。

太极正路、太极家手、太极小式拳名,门内取王宗岳八门五步说均称太极十三势,亦取天罡、地煞星象义均称108式,这也是笔者所说三个套路一个拳的另一层含义。正路108个动作式,门内要求练30分钟;家手、小式如将各拳式动作过程中的变手(如如倒撵猴中猫扑、採、挒、肘、靠,玉女穿梭中偷桃、辘轳、簸箕、传梭等)计算在内,拳路长达200多个动作式,故家手速缓,需练50至60分钟,小式速快,要求在5至10分钟内练完,运动量都极为可观。这也是正路易学,家手、小式难以普及、大众化的原因所在。

通过(太极小式、太极家手、太极正路)比对,可以发现由太极小式到太极家手再到太极正路的变化过程,即是由用架、快架、小架到练架、功架、中架再到预架、慢架、大架的变化过程。这一过程中,杨氏拳拳速由快转缓、由缓转慢,拳式由难变易、由繁化简,最终由纯粹拳学向多功能体用转轨,使太极拳的哲理、文化韵味更趋浓重,从而为各种人群接受、喜爱,以至旧时王谢堂前燕、少数人掌握的太极拳技,得以普及造服于民众、飞入寻常百姓家。

1958年笔者在北京通州潞河中学读高中时,学拳于张虎臣,有同窗陈日光(笔者按:陈退休于北京通州区工商管理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任上,现为北京杨式太极拳研究会顾问)早学拳于崔毅士,共同的爱好使我们关系至密,从而促成了崔毅士、张虎臣两个失去联系多年的师兄弟,在上世纪60年代初得以重新相崔、张二师曾同师学艺于杨澄甫,拳架动作名称、动作顺序完全相同,但拳势风格却各有优长:崔师的杨式大架舒展大方、柔和缓慢、松静沉稳、中正大雅;张师的太极正路身正势圆、轻巧灵活、气势饱满,动作幅度略小,小中寓大笔者以为太极正路如此风韵,应与许禹生、张虎臣的改造使之与太极家手、太极小式更衔接、更配套不无关系。

吾师的太极小式、太极家手均得自于杨少候、许禹生。

太极家手松静绵柔、圆活自然、气势磅礴,其特点是圈多,各种圈组成的形态各异的太极球,折叠旋转、螺旋起伏,乱环迷眼,景象万千。由于拳势复杂、虚实分明,下盘根基极固,大架、正路拳龄三年以上训练有素者学之为好。又因拳式以腰为轴空松圆活、拳势柔顺舒缓,呼沉(展)吸提(蓄)更为深匀细长,从而激发内气更易腾然、鼓荡(笔者按:丹田气的上下升降随呼沉吸提心肾相交水火既济即水中火发,气雾弥漫,谓之腾然;丹田气的内外出入随呼展吸蓄充气缩气、涨潮退潮,谓之鼓荡。太极拳技非有此感验不算成功),故太极家手练之极长劲力。

太极家手为杨氏拳功架、基础架,传人极少,非有机缘而不可得。然而有拳家将家手称作加手,一字之差非笔误、口误,而是认识上的错误。称加手者以为,太极正路加上拳式中某些动作变化,即为加手,这与先有健候、少候中架、小架(母架)后有澄甫大架(子架),即太极正路脱胎于家手、小式,本末倒置,笔者不得不晓之以理而矫正之。

太极小式轻巧紧凑、圈小劲坚、节奏明快、发劲刚脆虽经许禹生、张虎臣改造,舍去了弹抖、震足、飞腿等刚猛发劲,但基本上仍保持着少候时期的原始风貌。小式行架,时而流水潺潺,时而波涛汹涌,轻巧如捕鼠之猫,迅捷如离弦之箭,吾师言,此即班候、少候,审时度势动急急应,动缓缓随,所谓喜则假喜,怒则真怒,一动而诸候惧。因此,小式为拳中极品,是实用性很强的杨氏太极拳快架、用架、技击架。太极小式拳势奇快,移形换位变化神速,极难普及,太极家手拳龄一年以上训练有素者学之为好。

吾师张虎臣先生,民国8年(1919年)至民国16年(1927年)学拳北平体育讲习所、行健会,受教于杨少候、许禹生,继学于杨澄甫,民国17年(1928年)杨氏昆仲离平(北京)南下,同年12月北平特别市国术馆成立,我师留馆继续从许禹生深造,直至1930年任河北通州(今北京通州区)国术馆长,故有缘统得太极小式、太极家手、太极正路小、中、大三趟拳架。因吾师拳技多得自杨少候,故今人称其所练为杨氏太极拳小架。

20061月,余功保先生编著的《中国太极拳辞典》485页张虎臣条云:张虎臣,杨式太极拳传人。年轻时从师于杨澄甫,杨澄甫南下时介绍其继续就学于杨少候,潜心学习了杨式大架、太极推手、太极球功、活步小架、合太极等拳术套路和各种杨式太极拳器械。此说影响较大,坊间书籍乃至互联网上多有引用者。笔者是虎臣先生的开山弟子,亦是先生弟子中稍有文化者,本着对拳史人物负责精神,郑重指出上说失真。杨澄甫、杨少候均于1928年南下,张虎臣留北平并未随师南行,杨澄甫怎可能介绍张虎臣继学于杨少候?更何况少候1928年秋到南京仅一年多,即愤世自裁于中山陵,逝于南京古楼医院,虎臣先生又如何能同其继学?

太极小式、太极家手、太极正路,构成了杨氏太极拳少候拳系张虎臣支完整的拳学体系,按拳式实用分可称用架、练架、预架,按代表人物分可称少候架、健候架(或禹生架)、澄甫架,即今人所称杨氏拳小架、中架、大架是也。

4杨氏太极拳大、中、小架的推手大观

推手,又称打手、搭手、揉手、靠手,是太极拳搏击技术的训练方式。

据悉,最早的太极拳搏击术,由太极沾(粘)连枪的沾粘不脱、蓄发相变、缠绕进退、封逼掷放衍变而来,讲求缠沾即吐莫待迟。由于缠沾即吐与抓筋、按脉、闭穴、截气、擒拿等技法结合,瞬间同步并施,故方法简捷、手段凶悍,杀伤力极大。缠沾即吐的训练,催生沾连粘随不丢顶求懂劲的推手技术问世,推手技术又同时代、社会的变化而变化清末民初,推手懂劲技术越来越高,抓筋、按脉、闭穴等技术含量开始减弱;现代社会,推手亦追求懂劲,但抓筋、按脉、闭穴等技巧已丢失殆尽,博击技能日趋淡化,养生健体、闲情逸致、娱乐性能愈演愈浓

懂劲,是太极拳推手技术的必修课,是衡量太极拳推手技术的唯一标准。因此,传统杨氏太极拳无论大、中、小架,均通过与人手臂相搭、肢体缠绕,应用沾连粘随不丢顶的技巧,在相互制约中练习全身皮肤触觉和内体反映的敏锐,体验、感味古人所说的阴阳生克之理,刚柔变化之妙,从而求得懂劲,懂劲愈高,功夫愈深,懂劲至极即是拳论所说的神明和从心所欲 所不同者,在于运用懂劲技术制人形式、风格不同而已。

杨氏大架的代表人物杨澄甫,身材高大、体格魁伟,推手时心静体松,外柔内刚、绵里裹铁,份量极沉,多用四正手长劲拉放,无坚不摧李雅轩前辈言:杨老师的发劲,打出去松沉软弹,有透力,有将人胸部之骨架打垮打塌的可能,透内之力惊心动魄,有另人万分恐慌之感亦有杨氏五世门人撰文云,太極拳乃內家拳法,是一門卓越的武術,楊家素有"出手見紅"之說。澄甫公"出手一丈八",因此折服武林群雄。如今不論哪位師兄,在推手之時能夠從容不迫,輕靈柔化,松沉彈放出手一丈五,甚至出手一丈二者,即是楊家正宗傳人!

杨氏小架的代表人物杨少候,身材清癯适中,推手讲求圈子要小,用劲要巧、信手相应、应物自然,制人于莫明其妙中,发放风格与其弟澄甫有别,言发人不在猛远,而贵在取别人的重心离地,重心已起,即别人已在自己掌握中,要怎样便怎样,又何须发人於千里?原处起,原处落会更凶更猛所谓兵不厌诈,计胜人也。指上打下,声东击西。先重而後轻,或先轻而後重,隐现无常,沉浮不定,使敌不知我之虚实,而我则处处求敌之虚实。随机应变,听其劲,观其动,得其机,攻其势,察其声,问其症。故云,虚实宜分清楚,一处自有一虚实,处处总皆有一虚实也。

杨氏中架代表人物杨健候推手风采,今人已无从知晓,其传人许禹生,吾师受业最久,知其事较详,笔者乐意荐举与同好分享之

许禹生(18791945),字龙厚,出生于武术世家,曾学拳于武术大家刘德宽、刘凤春,善六和、岳氏散手、八卦掌等拳技;太极拳术师从杨健候,(因与少候亦师亦友)亦得自于杨少候,(与澄甫关系至密)又在与杨澄甫交往中互惠,故现存的推手照片资料中,著名的杨氏大捋,能和年轻杨澄甫上镜者只有许禹生一人;民国初许氏结交著名易学家、太极拳家宋书铭,得以学到宋拳三十七式及推手术,并得到宋氏家传的多篇拳论。许性谦,常与纪子修、赵鑫州、吴鉴泉、孙禄堂、李存义等为友砌磋互益,故能兼融数家之长,因而在主持北平体育研究社、讲习所、行健会、国术馆,主编《体育》杂志其间,对武术,特别对太极拳的推广与普及能有所作为。

许禹生毕业于晚清译学馆,古文根基深厚,尤其精通易学哲理。许氏认为太极拳术以懂劲为拳中要习太极拳者,不习推手,等于未习。习推手而未能懂劲,则运用毫无是处(引自许著《太极拳势图解》)。许氏注释王宗岳拳论阴不离阳,阳不离阴,阴阳相济,方为懂劲时言:知彼已之刚柔虚实,则阴阳互为消长,以虚济盈而不失其机,斯真懂劲。继而(与学员)解惑曰:对抗双方在进退、虚实、开合、刚柔、蓄发攻防中,其中一方肢体运动方向、速度、轻重始终与对方等同,乃至运动轨迹完全合而为一时,可体悟到沾连粘随不丢顶真义,即为懂劲。譬如他人射箭在箭靶上留下箭孔,你射箭欲从(前者所留)箭孔穿出,(使箭靶上只有一孔)就须保证箭的飞行方向、速度乃至飞行轨迹与之完全等同、合而为一。能悟出其中道理,则不难懂劲矣。

许氏用易理解析推手:对抗双方各站(阴阳)双鱼形太极图鱼眼位置,是谓阴中有阳,阳中有阴;双搭手成太极图形,变幻莫测表明阴阳的虚实、盈缩、进退起步移动时,手从腿边起,侧身步轻移走在双鱼形太极图的S线上,刚柔相摩(推),八卦相荡,变在其中,故名太极(拳)推手。许氏的侧身移步、搬拦进退走S线,续进续退则成S形滚动进退;双方逆向各进一步则合成○形,双方逆向各进二步则合成8形,○与8形可顺时针转,也可逆时针转,亦可顺时、逆时混杂转动,因而就成为S、○、8形的顺逆滚动,螺旋式步法。这种步法比直进直退式活步推手,不但技术含量高,形式上也妙趣横生、招人耐看

许氏对太极拳的贡献还表现在将开合手、单操手融入于推手技术。

太极拳推手技术,原有两个母手,即四正掤捋挤按、四隅采挒肘靠。所谓母手,就是在推手时可以循环往复,周而复始的运作手法。四正掤捋挤按母手,可用于定步,亦可用于活步;四隅采挒肘靠母手,则多用于活步。许氏将开合手引进推手,则使太极拳推手术由两个母手增为三个母手,笔者以为这是件重要的技术创新。关于开合式母手如何在推手中循环往复、周而复始的运作变化,拙作《太极拳开合式推手》武魂2006年第5期有载,不再复述。

太极拳七十多个拳式,如单鞭、提手、白鹤亮翅每个拳式均为单操手。1921年许氏所著《太极拳势图解》为杨氏太极拳第一本系统著作,书中第三章论太极拳推手术写道,余幼从刘师敬远先生习单推手术,稍有心得,尝取太极拳各姿势,参酌各家,一一规定练习方法,编成推手术,以辅原来四正四隅方法之不足,暇当另为编制,以享读者。是时,杨少候、杨澄甫,吴鉴泉、王茂斋、孙禄堂等泰斗均活跃于京畿拳坛,许氏指出太极拳原来四正四隅方法之不足,并未遭到非议。许氏敢作敢为的大家风范以及当时拳界对新生事物有容乃大,多元共生环境氛围,另今人感慨、汗颜。遗憾的是许氏的暇当另为编制,以享读者并为兑现,未能使更多的人领略到单操手融入太极拳推手后的风采

许氏将太极拳几十式单操手,乃至其他拳种的个别单操手融入太极推手的三个母手中,随时融进,亦可随时抽出另换别手,并随母手一起循环往复、周而复始运走变化,凭懂劲感触,顺势借力,随机而发,变幻无穷许氏集杨氏大、中、小架推手技术于一身,将开合手、单操手引入推手,将宋书铭的太极推碾(撵)、旋乾转坤圆形步法融进推手,从而完善、发展了太极拳推手技术以致推手双方沾连粘随,在不丢、不顶、不脱中,拧裹钻翻混用、跌打摔拿并施,顺势借力随意游走,蛇行穿插螺旋跟进,急应缓随满埸乱飞故陈微明先生1929年著《太极答问》言:太极拳,二人活步推手,圆转变化,其精彩不下于外家拳之对打,亦可引起观众之兴味。此情此景隐于民间,一直从民国初期延续到上世纪五十年代解放初期

杨氏拳大中小架推手技术,各有千秋,三者一统,则既有打天下、闯天下时的气势,亦有养天下的近代风采。

综上所述,杨氏拳小架,即用架、快架、技击架;杨氏拳中架,即练架、缓架、功力架;杨氏拳大架,即预架、体用架、普及架。张虎臣先生所传教的小、中、大架,称作太极小式、太极家手、太极正路,亦称用架、练架、预架。三者既有难易之分,亦有母架、子架之别。三者相辅相成又各具特色,大一统于杨氏太极拳体系。

太极拳须从基础学起,阶阶有梯,不难登堂入室。你要学传统、体用统一,与民族、世界流行同步,可学杨氏大架;你欲功力更上层楼,可在大架基础上学习杨氏中架、功架;你思慕前贤、痴迷武技,可在大架、中架的基础上学习杨氏小架、用架,当推手懂劲功夫达一羽不能加,蝇虫不能落,人不知我,我独知人时,自能英雄所向无敌概而言之:各人志向、追求不一,萝卜白菜,取所爱最好。(全文完)

附拳13张,由刘习文先生之子刘宗凯提供待发!

 

(此文曾在《武魂》2009年度第1112期,2010年第12期连载)